登录


 


 小楼“立定”马路中


每一个开车经过金华市金东区永济街的市民都知道,马路中间有一幢很牛的小楼。


这幢红色砖瓦三层建筑突兀地耸立在路肩,周围还围着一圈菜地,一条四车道宽的马路到这一段生生变成了二车道。由于没有路灯,晚上经过这里的车辆都会减慢速度,异常小心。


这幢房子的主人叫姚步青,今年57岁,金华市金东区东孝街道戴店社区人,用社区其他居民的话说,他已经当了5年的钉子户。


“我从来没说过不拆迁,修路是国家基础设施建设,我很支持的。”“钉”在路上5年之后,姚步青终于有了松口的意思。


因为是新房


老姚当年希望赔偿更多


2005年,永济街开工建设,戴店社区一共有6户人家的房子在被征之列,其中5户顺利地签了协议,拿到了新的地基和补偿金,只有老姚迟迟不同意,“当时我这是新房子,怎么能和旁边的人补偿一样?”


姚步青的红色砖瓦房建于2000年,如今这里住着5口之家,老姚、他的老婆、两个女儿、一个儿子。


看到记者来,老姚在壁橱里找了半天,拿出两个茶杯,洗了又洗,看得出来,这里有一段时间没人来拜访过了。


“旁边的人家都是老房子,说搬就搬的,当时我的才建好这么几年,当然不能和他们赔偿一样。”


那周围人的赔偿是什么标准?面对记者的问题,姚步青放低声音说:“这个是和每户人家分别谈的,我怎么会知道?”


污水管线为他绕道


一下多花了70万


当年的谈判有多困难?那时的社区主任姚献忠最清楚,他拎着菜上过门,拿着礼物上过门,和姚步青吃过饭,喝过酒,推杯换盏促膝谈心,结果还是一个样——“不搬”。


按照规划,永济路的污水管道铺设在道路东边,由于姚步青不同意拆迁,污水管无法埋设。承接道路施工业务的工程队提出补助姚步青一笔钱,让他尽快搬迁,也被姚步青拒绝。工程队只好挖开新建的道路,把污水管线改往道路中间铺设,不仅耽误了工时,而且多花了70多万元钱。


知情人士说,5年来社区、街道、金东区,和姚步青协商了50多次,姚步青并不是不愿意谈,而是开价太高。“这对其他农户显然是不公平的。”一位参与拆迁工作的工作人员说。


   不比不知道


一比5年“亏”7万


如今,另外几家拆迁过后的农户,早已在附近建好了新房。同样的规格,同样的装修,透露着十足的社区味。


因为街对面就是均价上万的别墅小区,金华城市发展已经让这个几年前还是偏僻农田的地方潜力无穷。


“这里一年租金1万多。”离姚步青的房子几步之隔的农改房的一楼,一名开着农家菜馆的老板娘告诉记者,120平方米一年租金一万,在这里只是中等偏下的价格,“楼上单间住的都是打工的人,100块、150块一个月的都有。”


可老姚家的这幢在马路上的房子,却没有人肯来租。


记者帮姚步青算了算,以一幢房子一楼租商铺、二楼分三个房间租打工者、三楼自己住来计算,他的邻居这5年来,因为拆迁建新房,已经比他多赚了68000元。


对姚步青的房子,其他村民颇多微词。“早就好搬了,挡在这里影响我生意。”在临街的一幢农改房租了一楼开店的陈先生说。


“他那房子在马路中间太危险,不敢租,万一哪辆车晚上冲上来都不知道。”一位租住在旁边的打工者见到记者也发起了牢骚。


有村民说,姚步青其实是一个聪明人。那幢红色砖瓦房的墙壁上有一副巨大的广告,老姚收费1000块一年。“广告商看中的就是这房子在马路中间,显眼。”


可这1000块钱,相对邻居家出租房的收入,实在是九牛一毛。


老姚松口


想自己挑宅基地,适度补偿


临近年关,戴店社区马上就要进行村两委的换届选举,金华今年要求“先定事,后选人”,因此作为长期未解决的疑难老问题,姚步青的房子就又摆上了“议程”。


这一次,姚步青终于有些松口了。


“我的要求不高,现在的要求就是把给我的新房子安排到那块地,再适度给补偿。”姚步青说。


姚步青所说的“那块地”,就在永济桥头的街边,那片建房的土地现在不属于任何人,只属于社区。在姚步青看来,这片空地可以理所成章成为他的新宅地。


“我当然希望顺利拆迁了,我很支持公共事业建设的,我从来没说过我是钉子户。”姚步青不忘补充。


对此,社区已经表示,换届一结束,新任书记一确定,马上谈。


 


 

来源:钱江晚报

筑龙施工

50万粉丝共同关注,追踪建筑工程行业动态,分享经典工程案例,探讨最热施工话题,参与热点问题讨论。请在公众号中搜索筑龙施工或者zhulongshigong,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,即可获得筑龙施工每日精华内容推送。

● 版权所有,转载请注明出处!

留下你的脚印吧!



bet亚洲赌场 真钱扎金花 bwin